中国书法家网
中国紫砂艺术网
中国当代艺术网 -最大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分享到:

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段春晓

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 
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春晓吟》后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1-11-10 17:54:5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大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的春天,黄山南麓的南屏村,这是一个处处都能入画的地方。它位于安徽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,因村南有尤如屏障的南屏山而得名。我第一次来这里写生,便被这里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所吸引。“晓风驻足绕春堤,幽谷碧草芳泽意。林泉致远,怪石嶙立,相对画无题。人渺缈,思凄凄,更无佳木有鸟啼。清尊独醉,月朗星稀,满塘蛙鸣惊汉堤。水涓涓,步蹒蹒,溪上独木无栏倚。此岸花开,彼岸花落,低语浅笑自依依。把盞千杯落素缟 ,一曲乡愁诉别离。”那破旧的木桥,入夜后的蛙鸣,山间飘过的丝丝云烟,足踏溪岸,随手拾捡着被流水冲刷过的奇石。坐在万松亭里的石凳上,拿起已经近六年未动过的画笔。“夕照羞韵映碧塘,万棵老松镌沧桑。红漆小亭藏墨客,棋台石凳桂花香。满目翠玉拥苍穹,一脚坠入松花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有幸得住南山堂。南山堂是典型的徽派古建筑,宅内雕花古楼遍布,木墙、木窗、木雕古床尽显厚重的历史色彩。住在其间,仿佛回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;而院落中常年飘香的百年金桂,小桥流水,又有几分江南园林的韵味,静坐在金桂树下有种神游天外的奇妙感觉。晚上夜深人静,风吹楼阁不时地传来各种响声,仿佛有人踏梯而上。恐惧中睁大双眼,却又看不到半个人影,疑似鬼神作怪,愈发感到惊悚。但细细想来,这是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院落,兴许是那些先贤们昼伏夜出,忙着他们未竟的事情。貌似这里的灵气,打通了我一直气郁的任督二脉,一屡屡辞藻从脑海深处漂荡而来凝结成句。于是得写:“何处?桂花微带雨,小径青苔,花底悄声语。春睡起,檐花湿透,遥望残翠惹人意。摇竹椅,茶烟一缕,翠黛低垂腕轻提。笔尖墨,滴滴落箋,云烟过眼画无题。心已去,禅音入耳,敢问何时是归期。”其实南屏村一行,是我第一次写词。也正是那貌似沾染上灵智的文字,在随后的日月里陪伴我度过了恐惧、无奈、落寞、失望、痛苦、挣扎以及决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飘回到2008年,那一年我做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——我随着已坚守了七年的爱情来到了花城菏泽,在这里没有朋友倾诉,没有亲人陪伴,在一个破旧巷子里开了家画材店。除了每天买画材的学生,几乎与外界隔离开来。当时觉得:为了所爱之人,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七年的相恋,八年的相守,当年的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现在看来无疑是飞蛾扑火,烧的灰都不剩。因为爱情会蒙蔽双眼,生活才是婚姻的照妖镜。于是得写:“眉心雪,鬓上霜,堆积成殇。千里路,万重岗,甚是凄凉。走花城,步阳关,尘路迷茫。烟云敛,月半弯,人散茶凉。一盏盏,泪光光,难诉离肠。人生短,薄情伤,何处躲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~2016年间,这是我最为苦闷和无助的日子。白天还好,每到深夜,泪湿枕山。我常常持一杯红酒,在唐诗宋词中徘徊、徜徉。长达两年的严重失眠,让我身心俱疲。于是得:“手抖如糠,心似荆铓,跌卧马鞍倦意冉。步前尘,足生茧,跌跌撞撞履步艰。烦心乱,时久日,难抵霜疾入肺肝。浑身处,衰容狼藉,苟延残喘。似无力,亦无言,空留悲叹。欲转身,都将诸事付苍天。逐往昔,青丝斩,弦音散尽,诗文断。”写完发在朋友圈里,已近天明。第二天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点赞,还有不少朋友的安慰和问候,这让我感到温暖,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。就这样写写停停,停停写写,几年下来竟也积累了一百多首的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幸遇到了菏泽日报社的赵统斌老师。他是文学界的大咖,无论古诗词、散文还是杂文,都有很高的水平和境界。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一些东西,竟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写这些诗词,原本只是境由心生,没有追循词牌格律,伤悲极处抖如筛糠。心碎极处如潺潺流水葬落花。因为不想把曾经遇人不淑的落寞表现的太过直白,所以选择了古诗词的含蓄。自认无宗无派,只是伤心人的娓娓道来而已,不敢与文学联系在一起。但赵老师却认为,这些诗词虽然无格律限制,恰恰能更好的诉说事情,表达意境和韵味。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”。垂死的凤凰投入火中,在浴火中重获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,成为美丽辉煌永生的火凤凰。在经历了几年的悲悲切切,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后,我于2017年渐渐走出阴影,并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看那些诗词,仍是心有余悸。但不管怎样,那毕竟是我一个时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想把这些诗词集中起来,梳理一下,结集印制成一个小册子,也算是对前期遣词造句的一个总结吧。拟定题目时正听着古琴曲《春晓吟》,就随手拈来,用《春晓吟》做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一方面显示出这本诗集略带古风古意,另一方面也直接说明了这是我凝眉低吟而成的。“夜半烛花浓,伏案绘丹青。窗外新雨乱窗钩,旧时惆怅触眉颦。谁见公子独立处?缥缈似孤童。回眸恨犹在,却不同。笔在手,杯莫停,三五知己踏歌行。多情多感亦多景,半壁江山换几纹?问君可识公子面,斜插珠翠吟古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春晓吟》编辑过程中,首先要感谢赵统斌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写了《序》,洋洋洒洒的,写了1800多字。当我打开邮箱读这篇《序》时,我渐渐地被他的语句所打动,竟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。赵老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我的每一首诗词,他不仅对我的诗词给予了肯定和夸奖,还通过诗词的内容,他读出了我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,在序言中给予我鼓励和安慰,这让我很是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,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张琦先生。他有着很高的修养和艺术造诣,他不仅是我国画的老师,也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。在诗集编辑过程中,他不仅欣然应允为诗集设计了封面封底,还在图片以及字体的选用上层层把关,力求完美。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叔王庆华先生,他在百忙之中为我题下了“春晓吟”三个字做为书名。字体大气秀雅,韵味与封面封底相得益彰。诗集得三位前辈加持,令公子感激涕零,如沐春风。同时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唐博先生。他在百忙之中对这本诗集进行了总体的编排和校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本诗集的编排过程中,突闻我的师兄王福刚先生,在外地出差时因病去世的噩耗,这让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无法面对这残忍的现实。从接他回家,到与他告别,七八天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精神恍惚,难以抑制的悲痛充斥着身心。我原本想等这本诗集印制出来后,邀请文学艺术界的前辈、好友,以及师父、师叔和师兄他们齐聚一堂,对酒当歌,谈诗论画。我能想象得到师兄他拿到这本诗集时内心为我高兴却又面带不屑、冷嘲热讽的样子,而我俨然非常享受这种氛围和表达方式。然而,这本诗集还没印制出来,师兄却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师兄性格耿直厚道,刚正不阿,对师长、朋友真诚义气。对艺术,茶道,瓷器,木雕等许多方面都有所涉猎。我总是跟他开玩笑,我说他是拜师的赠品,是被师父强塞过来的。其实打心眼里,我知道能遇到师兄,是我修来的福份,他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敲打鼓励并存。师兄总说:“丫头你记住,我不会说好话,我是真的为你好,我是良药苦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中我不停的寻找着师兄那潇洒自如、谈笑风生、大腹便便的影子……蓦然回首已是泪流满面。夜半嬉骂梦同游,举杯对酌,月满西楼。晨起枕山泪难收,回眸过往,几多离愁。君离凡世金铸骨,我等人间雪满头。岁月悠悠,肠断春秋亦难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在心路旅程上一直陪伴我左右,给我安慰鼓励的朋友们,怀着感恩之心,把诗集印制成册,以记过往岁月之种种,以敬将来岁月之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春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5月28日于菏泽抱樸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Copyright©WWW.MEISHUJIA.CN,All right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和专题资料,均为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,未经中国美术家网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或转载使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ocessed in 0.833(s)   5 queries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pdate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emory 6.310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