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家网
中国紫砂艺术网
中国当代艺术网 -最大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分享到:

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(1/14)

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 
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—杨小薇专访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杨小薇2016-08-04 10:29:0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/14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在《中国文化艺术品投资高峰论坛暨雅得艺术简化交易产品发布会》现场,我们采访到了此次活动主角——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,就他八十五年的艺术人生展开一场洗涤“精神雾霾”的观点对话,现摘编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人:《中国美术家网》主编杨小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人:著名教育家、大美术家、清华美术学院朱曜奎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朱教授,您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很高兴又见到了您。今天画展现场看到您不少新作品,我非常惊讶,您八十五高龄了,依然保持这么旺盛的创作激情,真是令人佩服!我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保持如此佳的状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谢谢,非常感谢你的采访关注。其实我画画,就像人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非常喜欢,所以不觉得累,所以总是能保持精神劲头。这个创作状态的保持,我认为和一个人的心态、使命有关。绘画艺术和美术教育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我从十几岁的毛头小孩干到了如今朝杖之年,绘画就是我生活最离不开的,最不想放下的事。我感激我父亲和母亲,让绘画成为我开启人生、审视社会的智慧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啊,朱教授,我有了解过,您的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、胡粹中创立了苏州美专,被世人誉为“沧浪三杰”。您作为著名的教育世家弟子,他们开启您的艺术人生我想也是非常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是的,我继承了父亲朱士杰的遗愿,作了个教书匠和画家,同时也秉承了他“草木人生”的处世态度。父亲与颜文樑、胡粹中三兄弟创立了苏州美专,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了一批具有大作为的大画家、美术家,非常值得敬重。我沿着他们的道路,在新中国美术教育道路上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觉得您非常谦卑,如果不是熟知您的人,根本不知道您辉煌的教育事迹。您五十年代参与创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前身——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;七十年代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——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;九十年代创立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;及目前还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。这些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,非常了不起,对全面提高全民族的艺术素养以及社会精神文明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是在美术教育做了这些事情,辉煌谈不上;这些我是极自豪的,我做了,别人知道和不知道并不重要的。但确实为几千学子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命运的际遇。由于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的存在,少数民族艺术和艺术家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,国家这些院校建设措施对民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促进的。中央工艺美院的复办和特艺系的创办,为新中国进入现代工业时代培养了人才。北京建设大学美术学院的创办,将美术教育普及化,也为国家培养了急需的美术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我注意到,您在这么繁忙的从教工作中,还能创作如此优秀和大量的绘画作品,我很好奇您如何做到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在大学里是学油画专业的,有着强烈的艺术情怀。我父亲父亲朱士杰与颜文樑大师,对我艺术道路影响很大。我除了给学生们上课,就是画画。对于我而言,美术教育和绘画是我一生所为之奋斗的事业。绘画能让我情绪激扬,让我感悟了人生的艰辛和浮华,只要我画画,我就能收获无限的快乐,所以并不难做到,是生活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其实,除了油画,您也创作了非常多的壁画、漆画、装饰画、雕塑等作品。门类跨度非常大,象壁画《小鸟天堂》、《郑和下西洋》、油画《毛主席与安源工人》、《杨子荣》等作品在当时社会影响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一直以为,大美术是构建现代化社会的重要精神手段之一。任何艺术门类,只要有思想,都可以的。我受父亲实用美术理论的影响,我近七十年的从艺的历程里,做了非常多的尝试;与中央工艺美院的各位同仁发起具有影响深远的全国壁画风潮;所创作的题材基本上是身边熟稔的事和物,其中,我尤其喜欢画山水油画。因为我非常推崇庄子的快乐观,我发现山水画,最能将我的人生观表达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您所创作的山水画真是别开生面,非常动人,自成风格,远看是西方写实风格的,近观又是中国写意,艺术感染力非常独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大家都知道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,那时期,中国社会“仕隐分工”,形成了隐士阶层,他们主张回归自然,深入山水,通过自然山水以“澄怀观道”,追求“天人无际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研习创作山水油画,实际上出自内心对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,并意愿通过画作对时代种种乱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这和我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: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;同时要发现问题,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。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毁物,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,不用美学教化广大民众,势必自食其恶果。诚然,当下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,是无法再回到纯粹意义上山水澄明、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。但我想用我的山水画作,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,让崇尚自然成为人们爱护人类家园的必然,珍爱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,但都是由心而来、自然感怀、随景而生。用油画,将西方写实的精神和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有机融合,我创作的思想依据是“儒道释”诸学的自然观,我常常从他们的思想中得到启发,如老子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后学庄子继承了老子这种自然观,并将老子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,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,他最主张的是自然之乐,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,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,另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。先贤这些思想,使我远离了时代的“精神雾霾”,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;对于以丑化为美、宁奇毋正的背离艺术本质社会现状,大众心头上压着层层“精神雾霾”,艺术是穿透它的光与电。对待人生,我常用“顺其自然、积极努力、理性进退”十二字来励志,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只有回归自然,回到精神性,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,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。这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全部意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艺术是穿透“精神雾霾”的光电,非常有好的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曜奎:我们正为道德沦丧,精神缺失,社会关系恶化等苦果而煎熬不已,我以为能化解这些危机的只有精神重新构建。那么显然,人们对美的认识至关重要了,所以我认为肩负这个使命的文化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爱的,它就是刺破“精神雾霾”的光与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小薇:嗯,感谢朱教授分享您的艺术观点,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Copyright©WWW.MEISHUJIA.CN,All right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和专题资料,均为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,未经中国美术家网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或转载使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ocessed in 0.099(s)   6 queries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pdate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emory 6.820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