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家网
中国紫砂艺术网
中国当代艺术网 -最大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分享到:

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• 1/5
      • 2
      • 3
      • 4
      • 5
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arning: Smarty error: unable to read resource: 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(www.meishujia.cn/ajax_op.php) in /www/web/sitemagic/public_html/libs/Smarty/Smarty.class.php on line 109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正在核实中..2024-02-27 07:52:07 来源:网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(1/5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/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更多组图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名称:未来世界——姚大伍个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24/03/02~~2024/03/3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展艺术家:姚大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 展 人:桥艺术空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览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D09-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介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展人:夏可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24年03月02日下午3:0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大伍的绘画文本:未来世界的超现实组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/夏可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,在于水墨艺术必须结合两个维度,一方面是重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图像志,是个体去发现自己内在心路历程的生命历史,甚至是带有前世记忆痕迹的某种感动与感应;另一方面是面对时代的精神危机,乃至于科学技术,赋予新的反思形态与艺术语言,只有面对生命困境与技术挑战的艺术才是真切的表达。前者关涉到艺术家的个体修养与历史厚度,后者则关涉到艺术家的生命良知与艺术想象力;没有前者,水墨缺乏空间的纵深感,没有后者,水墨缺乏时间的吸纳力;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必然形成时空的个体化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姚大伍先生最近几年的一些代表作品,尤其是2018年只身沿佛教传入中国路线,寻找早期佛教的脉络与线索而创作出的巨作《巴米扬大佛造像记》,全然放弃一切既有的惯习手法,彻底面对超越生命的历史痕迹,打开心扉而诉说出个体的心迹,让不同时代的历史图像与个体的感悟,跨时空的并置起来,素描与涂绘,水墨与油性,即兴与拼贴,各种创作方法,以不可思议却又富有内在感应的组合起来,水墨彻底吸纳了艺术史的经典图像与世界性的生命心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最近新作《混淆的时间-痕迹》,把混杂现代性的各种图像与生命的危机状态,以“鹳鸟”为符号的面具形象反向凝视世界,就把人性的欲望,当代前沿科技,物理数学公式,自然的花园,室内的日常空间,明媚的小丑与马斯克的气球,以时空的穿越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明亮的色彩与精彩的线条,建构起一个超现实的未来世界,儿童乐园式的未来世界,表达了疫情之后生命“重活”与“再生”的渴望,赋予了水墨艺术全然的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展览的两组系列作品,让我们看到了大伍先生独特的画面建构逻辑与精神反思的深度,即,绘画不仅仅是绘画,水墨绘画乃是要回到世界的文本性与历史性,具有跨时空的综合性,把可视性与可读性内在结合,走向反思性与世界感,生命的面具性与讽喻的图像学,并书写出自己的生命之书与世界之书,建构起历史性的绘画文本与超现实的世界图像,姚大伍先生对于水墨的突破与贡献,是艺术宣告着自己的第二次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从绘画的文本性出发,姚大伍先生的绘画才摆脱了各种既有的现代性水墨范式,因为中国古代的水墨艺术,并非单独一幅画的创作,本来就是“互文本”,是绘画与书法,图像与诗歌,装裱与题签,收藏与互文,等等的组合,中国水墨作品是可以延展与生长的,不可能被一幅画限制,不可能被一种风格所束缚,而是要不断地扩展,伴随个体生命与古代的神交以及历史文脉的共时书写。这也要求艺术家有着突破自我或小我的勇气,进入历史的大文本。2018年,大伍实现了个体酝酿已久的心志,沿着玄奘去往阿富汗,追寻玄奘大师西域求佛的心路历程,穿越姑墨古国,重新回顾自然与历史的双重痕迹,在沙漠的干燥与心灵的润泽之间,重建个体与佛性的生命感应,形成了坚韧与广阔的新视野,前者面对艰苦的生存环境,后者则是化解人性无数幻象的虚妄,这也导致大伍彻底改变了之前水墨绘画的观念与方法,把大千图像拼贴起来,人类信仰的足迹,各种经典的符号,以图像志与图像集的方式,同时并置在一幅作品上,似乎历史的内在画卷及其卷轴的形式感,被同时打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此,世界是一本书,心迹也是一本书,绘画就是去“组合”不同历史的生命行迹与隐秘心迹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文化,汉字与图像,地图与数学,佛像与飞船,大地与天空,都被并置起来,因此,绘画生成为世界之书,生命之书,未来之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阔的吸纳与坚韧的步伐,就重塑了生命的品格与绘画的风格,也对应于我们这个“混杂现代性”的时代处境。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把中国从传统农业文明为主导走向现代主义的都市化与个体化,并且进入全球化的网络虚拟时代,因此,水墨绘画就不仅仅是传统的笔墨工夫,也不仅仅是个体化的艺术风格,还要吸纳网络时代的时空并置与自由穿越,但又不能仅仅是视觉的复制,而是要带入个体独有的生活行迹与生命心迹,离开了独一性的个体性笔痕书写,艺术也丧失了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墨艺术必须激活自己的吸纳性与文本性,从绘画转向文本,带着如此的开阔性与重新唤醒的活力,以及对于绘画之为文本性与世界性的理解,大伍先生面对过去三年的疫情危机时,就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那是通过飞翔的鹳鸟来暗示生命的病理学症候,给这些动物生命戴上面罩,如同过去三年的人性都被迫戴上口罩,在此生命形象的叠加上,象征着生命已经丧失了本来面目,我们都是面具人,我们必须想象另一种的人性。艺术家通过把这些鹳鸟与不同的场景叠加,让我们想到巴洛克时代荷兰画家博斯的《人间乐园》,这也是带有讽喻的百科全书式世界图景,把生命不同状态的场景加以同时并置。大伍在疫情期间的鹳鸟系列绘画,把很多的鹳鸟与人类的日常场景并置,看似突兀,实际上是为了传达世界的共生感,人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不可分离,这些无家可归的鹳鸟,才是生命的真相!无论是鹳鸟与儿童天真场景的并置,还是对于传统花鸟画与人物画的奇特并置,其实都是之前绘画文本性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艺术家直接面对世界的混杂性与生命的普遍危机,鹳鸟的自然性与人为的造作性,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就打开了反思的深度,并向着未来敞开,大伍把不同的时空,鹳鸟的气候迁移与人类自我囚禁的空间,进行跨时空的对比,形成天马行空的讽喻图景,气球与方舟,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奇妙连接,小丑的好奇,童年的航天梦,以超现实的方式组合起来,这是水墨何曾梦想过的时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艺术家并没有放弃笔墨的精微与线条的表现力,玉质的触感,色彩的热烈与强度,传统的精髓以反转的方式得以保留,又彻底打破了画种的限制,回到儿童的天真,又具有科技时代视窗的并置穿越感,而尤其最为可贵的是,其幽默与讽喻结合的超现实想象力,来自于内在生命无比强烈的书写自由感,是生命“第二次出生”的美妙表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我们对于姚大伍先生未来的绘画充满了期待,如此具有综合性与广阔性的水墨文本,势必改变当前水墨绘画的格局,使之具有当代的历史性与文明的反思性,以及对于未来科技的接纳,当大伍寻找玄奘法师的踪迹,他的内心已经向着世界与文明敞开,向着某种超越维度进发了,其未来的前景与自由的想象,将不可限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汲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中国美术家网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Copyright©WWW.MEISHUJIA.CN,All right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和专题资料,均为中国美术家网版权所有,未经中国美术家网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或转载使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ocessed in 0.117(s)   6 queries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pdate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emory 6.606(mb)